<output id="zgf9l"><nav id="zgf9l"><div id="zgf9l"></div></nav></output>
<track id="zgf9l"><ruby id="zgf9l"></ruby></track>

<td id="zgf9l"></td>

    <td id="zgf9l"></td>
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 »  反腐聚焦
    他把“下塞湖”變成了“夏設湖”
    時間:2019-09-12作者:廉政法制網 閱讀:118
    他把“下塞湖”變成了“夏設湖”
       
     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 反腐故事300秒,有趣有味又有料。4月的下塞湖,草長鶯飛,紫色的紫云英鋪滿草地,大片綠色的蘆葦隨風搖蕩,才種下不久的柳樹也在風中爭先扭動著細長的腰枝。自去年6月下塞湖矮圍問題爆發后,這片偏僻閉塞的湖區就一直是輿論關注的焦點。10個月過去了,如今,除了歪倒在花叢中的幾根已經生銹的鋼筋,實在很難讓人想起這兒曾經被叫做“夏設湖”。來聽小小俠說一說吧。

         洞庭湖南岸漲水為湖,落水為洲,沅江漉湖蘆葦場下轄8個管理區,下塞湖是其中之一。隨著湖區矮圍的拆除、造紙廠的關閉,原本熱鬧的漉湖蘆葦場安靜了許多。

         記者從漉湖航道管理處登上一艘航道執法船,在路過一大片停泊在湖邊、已經歇業的大型挖沙船后,就到了洞庭湖腹地下塞湖。一上岸就能看到一個高清攝像頭,攝像頭下面,是沅江市畜牧水產局設立的一塊告示牌,上面寫著: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在下塞湖堵口、抬洲筑堤、圍網和其他非法捕撈、養殖等行為。

         十個月前,這兒曾經壘砌了一道高高的“水中長城”,圍出一片面積近3萬畝的私人湖泊,橫跨岳陽湘陰縣、汨羅市和益陽的沅江市。這片私人湖泊的建造者叫夏順安。

         夏順安是漉湖本地人,2001年起就通過行賄干部,以承包和銷售蘆葦的名義,先后與湘陰縣湖洲管理委員會、沅江市漉湖蘆葦場簽訂合同,承包了下塞湖。最初,夏順安經營蘆葦,在沿湖造紙廠大量關停,單靠蘆葦賺不到錢之后,他就在下塞湖改種農作物。

         漉湖蘆葦場蘆林管理站黨支部書記胡建輝:做矮堤首先的目的就是里面能種點農作物,在春上上半年發大水的時候,能夠把外面的水堵一下。做的矮圍堤不是很高。

         因為在合同里明確了不得在下塞湖內進行工程施工和其他建設,為了能順利修路、開挖溝渠,以及修建矮圍,夏順安用錢開路。2004年,夏順安給時任漉湖蘆葦場場長冷世輝送去20萬元。

         冷世輝:那個時候,漉湖蘆葦場時好時歹,有時候一年只發八月十五、端午和過年三次工資,那個時候渴望有錢。后來,夏順安送錢給我的時候,當時是有這種心理,覺得我太苦了,這個錢我能得,沒想到觸犯了法律,觸犯了黨紀。

         最終,因為湖州上雜草較多,種植農作物收成有限,只得草草作罷。接下來,夏順安轉而打算在下塞湖養魚。

         漉湖蘆葦場蘆林管理站黨支部書記胡建輝:要養魚的話,為了防止魚向外逃走,因此這個大堤要建的堅固一點、高一點。

         2010年,夏順安下塞湖的承包期限就要到了,面臨合同續簽的問題。經過一系列的程序后,時任漉湖蘆葦場黨委書記、場長王正良與夏順安續簽了《湖洲租賃承包合同書》,承包限期為2010年到2020年。

         對于想大干一場的夏順安來說,十年承包期太短,因為養魚要加高、加固矮圍,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,如果承包期太短,回報有限。得想辦法延長承包期。

         2011年1月,夏順安提著20萬元現金來到時任漉湖蘆葦場黨委書記、場長王正良的辦公室,要求在之前合約的基礎上,延長下塞湖矮圍的承包期限20年??吹匠啥训拟n票,王正良心動了。

         益陽市紀委市監委辦案人員熊?。?span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font-weight: 700;">收下夏順安所送的現金后,王正良違反規定,私自代表漉湖蘆葦場與夏順安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,將承包期限延長至2040年。

         有了這一紙合約,夏順安放開手腳,開始大規模修建矮圍和節制閘。截至到2014年,建成了超18公里的“湖上長城”,以2.77萬畝的圈地面積成為洞庭湖最大的矮圍。

         辦案人員熊?。?span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font-weight: 700;">從2010年起連禁止性條款都取消了。以前的合同都約定了禁止工程建設等條款,盡管沒起太大的約束作用。

         在非法修建矮圍的同時,為了霸占下塞湖及周邊水域的蘆葦、水產、砂石經營,夏順安組建巡湖隊進行巡湖,不準周邊群眾進入,將下塞湖改名為“夏設湖”,作為自己的私人湖泊,對魚類進行滅絕性的捕撈。

         沅江市公安局漉湖派出所所長曾鳴:你現在拿這么大的網去網魚,你都網不到魚。大魚怎么了?都被打了,電打了啦,沒有大魚了,打上來都只有這么(?。┮粭l條。

         在下塞湖周邊,之前仍然生活著不少職業漁民,他們世世代代以打魚為生。對于進入下塞湖及其周邊水域捕撈的漁民,夏順安命令他的“巡湖隊”,暴力毆打漁民之后,再送到當地派出所進行處罰。

         益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蔡明輝:凡是進入下塞湖捕魚或撿龍蝦、螞蟥的,被發現后輕則威脅恐嚇,重則沒收工具,對不聽話的人就下狠手打。

         此外,對于敢舉報自己違法犯罪的群眾,夏順安也毫不手軟,不斷進行威脅、恐嚇。

         在私人老板夏順安準備把下塞湖不斷升級改造的同時,時任益陽沅江市市長鄧宗祥正忙著為老板們站臺打招呼。各有所需的兩人很快就認識了,之后,夏順安通過頻繁走動,送錢送物,攀附上了鄧宗祥這棵“大樹”。借著這課大樹,夏順安的勢力迅速坐大。

        (本文原標題:系列報道《掃黑除惡進行時》第三季之《破除圍困洞庭湖的大網》上集)

    • 正是揚帆搏浪時——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“十三五”期間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紀實

    • 領航新征程

    • 時政新聞眼丨習近平在長沙考察,彰顯這兩個關鍵詞

    • 開學了,總書記這些囑咐要記牢

    Copyright © 2021 廉政法制網客戶端·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 湘ICP備18020593號-1
    北京聯絡處:010-57294888    郵箱:ddfz168@163.com 技術支持:飛信網絡
    ?
    美女巨乳人妻在线

    <output id="zgf9l"><nav id="zgf9l"><div id="zgf9l"></div></nav></output>
    <track id="zgf9l"><ruby id="zgf9l"></ruby></track>

    <td id="zgf9l"></td>

    <td id="zgf9l"></td>